社区团购“白骨”启示录:本以为他们会遵守基本商业逻辑

社区团购“白骨”启示录:本以会遵守基本商业逻辑,原来是把他们想得太好了

欢迎关注“创事记”的微信订阅号:sinachuangshiji 

文/森先森的长跑投资

来源:锦缎

本以为他们会遵守基本的商业逻辑,但现在发现我把他们想得太好了。

大学刚毕业那会儿,我觉得互联网公司真牛,融资动不动几亿元起步,员工薪酬动不动就过万。现实刷新我的认知,一些互联网创业者/从业者的综合素质并没有想象的那么好,很多人没有财务思维和精益运营的理念,常用的三板斧是烧钱、画饼和破产。

哔哩哔哩(NASDAQ:BILI)曾经联合极客公园,对经纬中国的创始管理合伙人张颖做过一次访谈,主持人问张颖:“当年你们看中的创业者,如果把自己挺好的牌打飞了,一般都会有什么样的原因呢?你有见过这样的吗?”

张颖这么说的:

近期社区团购这个赛道很火,我一直在关注,发现一家叫呆萝卜的创业公司,它在社区团购赛道探索了四年,2019年6月获得高瓴资本和景兴资本的6.3亿元A轮融资。四个月后B轮融资失败,马上就撑不住了。

破产重整时,总资产只有1.27亿元,负债却高达5.19亿元,不仅股东利益受损,供应商的货款和员工的工资也无法结算,消费者的充值款也无法退回。

六亿元烧了半年就完蛋了,看来这又是一个万骨枯赛道,一家公司没有一两百亿的烧钱准备根本没法玩。等几家公司合计烧完千亿,大佬们才能验证PPT上前景远大的商业模型现实中能否跑通。

中国电子商务研究中心公布的数据显示,生鲜电商4000多家入局者中,4%盈亏平衡,88%亏损,70%巨额亏损,最终只有1%实现了盈利。然而对赛道玩家来说,最重要的不是净利润,而是路演时吹自己是社区团购龙头,让大家一起为万亿市值的梦想窒息。

在我看来,大多数互联网公司回馈股东的方式是上市割韭菜。

毕竟早期股东的的投资风险非常高,股市里赚不到几十倍怎么弥补失败案例的亏损?等公司挣利润分红是不可能的,因为他们投资的公司,创立以来孜孜不倦地亏钱。若想靠股息回本,或许得等他们曾孙的曾孙出世了才有希望。

然而,几百年后的钱贴现到现在值几毛呢?几十年后一家公司的坟头草会不会有几丈高,又有谁知道呢?相比之下,炒泡沫来钱快多了:有盈利的公司只能按业绩炒,没盈利的公司却能按市梦率炒。

在一些人的认知里,亚马逊(NASDAQ:AMZN)亏了几十年,现在市值照样超过1.5万亿美元。所以一个个亏钱的互联网公司都自比亚马逊给市场讲故事。但事实上,亚马逊与撒币式毁灭的互联网公司很大的区别。

亚马逊有很强的自我造血能力,在它亏损的时候,现金流却非常好,所以它可以在亏损的情况下不断投资新业务和完善基础设施,巩固自己的护城河。作为亚马逊的前员工,我发现亚马逊的运营十分偏重后端,公司基本是禁止打广告的,也不希望通过补贴用户的方式来扩张。

亚马逊的亏损是因为它还不想盈利,而不是无法盈利。此外,和很多投资者认知不同的是,1995年7月成立的亚马逊在2001年就实现了第一次年度盈利,2020年它的净利润高达213.3亿美元。

国内一些互联网公司的现金流情况虽不支持他们持续烧钱,但他们又停不下来。因为要做运营数据。他们用新人优惠吸引注册,促成首单转化,再通过不断发券吸引复购。

如此一来,运营数据看起来很好,但公司却陷入了泥潭:不停补贴,他们账上的钱就要烧光;停止补贴,月活数据大滑坡,它们就无法获得下一轮融资。无法获得下一轮融资,它们就直接死掉。由于红海市场竞争激烈,商业模式能否盈利存在不确定性,所以创业公司能否获得下一轮融资,也充满了不确定性。

很多社区团购赛道的玩家都遇到了困难,除了前面提到的呆萝卜,不完全统计,还有:

1、松鼠拼拼,获得高瓴资本和IDG的融资,已倒闭。

2、你我您,获得纪源资本和民银国际的融资,后传闻资金链紧张,与十荟团合并。

3、邻邻壹,获得红杉资本、今日资本、高榕资本、源码资本的融资,曾是社区团购赛道前三的玩家,后传闻资金链紧张,业务停摆,现与同程生活合并。

4、小区乐,获得纪源资本、顺为资本、平安创投、经纬创投、真格基金等顶流资本的投资,入驻郑州7个月后便抽身撤退。

5、鲜女果,传闻融资10亿元,已暂停业务。

在社区团购公司倒闭之前,“大发慈悲”的资本家持续补贴用户,可谓羊毛出在猪身上。但羊毛党一哄而上的背后,是一个行业的虚假繁荣。传闻兴盛优选要大力拓展湖南的小镇和农村市场,我就很纳闷,农民自己种的农产品难道不是更新鲜更便宜?

社区团购的烧钱大战中,很多超市股的投资者会比较郁闷。社区团购公司的GMV高速增长,一轮融资几十亿美元,估值增长到千亿,而超市的股票却不断下跌。实体超市马上就要崩盘了吗?实际上,它们的业绩却仍在增长。

美团(HK:03690)、拼多多(NASDAQ:PDD)、滴滴等巨头入场社区团购,它们当中可能不会有成功者,也可能会有成功者,在谜底揭晓之前,竞争的激烈程度不会亚于生活团购领域的的千团大战。千团大战是大量的创业公司菜鸡互啄,现在的社区团购是几大巨头贴身肉搏。

新出炉的美团2020年年报显示,全年新业务及其他分部的年收入为273亿元,同比增长33.6%,但该部分业务的经营亏损由2019年的67亿元扩大至2020年的109亿元。美团的新业务很大一部分就是美团优选(社区团购业务),以及美团买菜(前置仓电商业务)。

社区团购电商崛起,超市的份额无疑会变小。但是,零售是个非常大的市场,它的总规模还将随着经济的发展而不断增长,即使每个人分到的份额小了,每个人分到的绝对数量却可能更多。

亚马逊发展迅猛,但是不要忽略了沃尔玛,它的股价也涨得不错。

我从大学开始就一直对零售业很感兴趣,毕业后在亚马逊工作了两年。虽然后来离职了,但我仍持续关注这个行业。未来,我将持续仔细分析超市公司和社区团购。

(本文作者森先森的长跑投资(sxslicai),系基于公开资料撰写,仅作为信息交流之用,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。)
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万博体育APP_官方版APP下载 » 社区团购“白骨”启示录:本以为他们会遵守基本商业逻辑

评论 0

  • 昵称 (必填)
  • 邮箱 (必填)
  • 网址